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王宗曦-那一夜 如果我曾與妳好好告別

十月 8,2018

2015年《病人自主權利法》通過立法,2019年1月即將上路,衛生福利部主任秘書王宗曦談起這個歷程,面對各界質疑,最常在心裡反覆出現的畫面正是多年前的那一夜,她還是一個第一線執勤的急診室醫師,當下一秒送進來的是自己的至親,她選擇了奮戰到底,卻永遠失去了那珍貴的機會—好好說再見。

 

 

在衛生福利部主任秘書王宗曦眼中,《病人自主權利法》之所以了不起,其中一個原因正是楊玉欣委員,因為她是以一個病人的切身經驗,用生命在推動這部法。

 

2015年醫療糾紛頻傳、醫病關係相互不信任之際,推動《病人自主權利法》也面臨到最大的挑戰:如何讓病人自主的權利可以落實到醫療的選擇之中?這樣的主張,在大多數醫界人士看來,其實是違背了醫療養成的過程中,奮戰到最後一刻的觀念。

 

於是,整個推動過程必須跟醫界、病友團體、法界以及立法委員等多方面溝通,當時是衛福部醫事司司長的王宗曦,每當面臨來自各界的質疑,反覆思考之際,時常會想起她在擔任住院醫師時,永生難忘的一個夜晚。

 

30年前,王宗曦「醫師」任職醫學中心急診室,正在值班,卻沒想到,躺在擔架上送進來的病人是最疼愛她的外祖母,即使很清楚外祖母已經處於生命末期,她仍然聽從爸媽的意願,要求急診團隊搶救到底。

 

那一晚與王宗曦一起並肩作戰的急診團隊中,有一位正在交往的男友,現在已經是她的先生。正因為當時已經論及婚嫁,她更希望他全力把外祖母救回來,不過在反覆的CPR、電擊之後,男友以理智到接近木然的表情告訴她,病人宣告不治。

 

在整個醫療養成的過程當中,不允許醫事人員表現出悲傷,或是遺憾;但那一晚,她甚至沒有機會掀開簾子好好與外祖母道別。搶救失敗之後,王宗曦「醫師」也只能繼續執勤,讓她的外祖父帶著外祖母的遺體離開醫院。

 

《病人自主權利法》通過以後,這一切將會不同。過去的醫療養成過程主張要奮戰救到最後一刻,不輕言放棄,但是《病人自主權利法》將讓醫護人員、病人家屬看到生命的本質,以及病人的喜好、意願,人們所有的關注,將從疾病本身,變成以病人為主。

 

正因為死亡這件事情很難預做準備,人們也恐懼死亡。例如,結婚之後,會害怕另一半死亡;小孩出生以後,會害怕孩子有任何不測。這些的確都很難面對,但如果人們能夠及早正視死亡的問題,有尊嚴地走完生命最後一哩路,並且把多一點時間留給家人,及時道謝、道歉、道愛、道別,這就是人生最後的圓滿。

 

想了解更多《病人自主權利法》請點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