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賴允亮-我願和你一起苦

十月 8,2018

「台灣安寧之父」賴允亮有一句名言,「願與病人一起苦」,他認為醫療不是只關注死亡的當下,而是要把時間點往前提到生命開始面臨威脅的那一刻,2019年1 月6日開始上路的《病人自主權利法》,則是讓生命的樂章演奏到最後一個音符停下來,讓平靜、尊嚴的善終,自然而然地發生。

 

 

台灣安寧之父、馬偕資深主治醫師賴允亮談起從事安寧療護的歷程,「面對人生最苦的這個階段,我們需要用生命去影響生命,用生命去教生命。」

   

每一個病人 都像是賴允亮的老師。他記得曾經照顧過一個年輕病人,才20出頭,疾病就到了末期。他是爸爸媽媽再加上6個姐姐,抱著、疼著長大的孩子,如今家人齊聚,要面對的卻是陪這個小弟簽「安寧緩和醫療意願書」。

 

在一片愁雲慘霧的氣氛之中,醫護人員一時也不知如何是好,此時其中一個姐姐就拿起一疊意願書開始發給爸爸、媽媽、在場的每一個姐妹,「來,我們大家都來陪弟弟簽!」而生病的弟弟也受到鼓舞,「來,我跟姐姐一起簽!」這一刻,他們都瞭解到生命的意義不是說再見之後就會消失,而是全家人的心會永遠在一起,現在、將來,都會一直在一起。

 

另一個讓賴允亮醫師印象深刻的「老師」,是一個相貌堂堂的一家之主,他身上的腫瘤不斷增生,背部佈滿了手術留下的疤痕,腫瘤繼續從疤痕的縫隙肆虐竄出,一片血肉淋淋。這個與腫瘤不斷奮戰的男人,內心唯一的祈求,就是好好的保護家人,祈求能戰勝疾病,讓家人好好的過日子,他不想死,太太也還不願意放棄。

 

但是就在一次腫瘤大出血之後,男人終於忍不住問了賴允亮醫師,「這個病,到底會怎麼樣?」賴醫師一如往常據實以告,腫瘤已經長到每條肌肉、每一條神經、每一條血管的空隙裡,他會不停地流血,承受巨大的痛苦。當時男人只是笑笑地聽著,淡淡地回答,「好,那我暸解了。」下一秒,當太太走進病房,男人平靜地開始交代她,「葬禮很花錢,我每一分錢都要留給妳跟女兒……」

 

沒有太多眼淚,也沒有太多掙扎,善終的決定自然而然地浮現。生命從起點到終點,本來就應該是是自然發生,而《病人自主權利法》就像是讓生命這個樂章,演奏到它自然而然結束的地方,賴允亮醫師說,醫療人員在這個過程中應該扮演的角色,就是「陪在病人身邊,和他一起苦,用生命去教生命。」只要張大眼睛、陪在旁邊、用心去理解,溝通的過程就沒有那麼難。

 

想了解更多《病人自主權利法》請點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