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柯文哲看《病主法》:功德無量

十月 8,2018

曾經是以救人為天職的醫生,從鬼門關搶救回無數性命垂危的病患,柯文哲市長如今語重心長的表示,醫護人員應該翻轉觀念,從《病人自主權利法》開始重新思考生命的意義,「怎麼樣才算是活著?」

 

 

「功德無量。」這是柯文哲市長對《病人自主權利法》的結論。

 

柯文哲市長談起預立醫療決定,一個人生病的時候,往往是由家人來決定治療方式,「我們開玩笑說什麼自己的國家自己救,那你自己的生命可以自己決定啊!」再者是在病人自主權的議題中,醫護人員必須先翻轉固有的觀念,「醫生是人不是神,不是每一個都救回來,所以怎麼會把病人的死亡視為自己職業上的失敗。」

 

曾經有一個探討人們對急救看法的研究,讓柯文哲市長印象深刻,第一題是如果面臨需要急救的狀況,有兩個選擇:「你要死亡還是當植物人?」大多數人會選擇死亡。接下來是第二題:「如果是你的媽媽,你會選擇死亡還是當植物人?」全部人都會開始猶豫,應該怎麼選?

 

過去在台大醫院任職時曾經致力於研究人工器官,柯文哲市長指出一個人如果、心臟、肺臟、肝臟、腎臟、腸胃道等功能都失去了,裝上人工的機器還是可以撐住生命,但後續的問題是大家必須思考,難道這個人的一生都必須跟機器連在一起,變成一個「活的屍體」嗎?

 

也因此柯市長認為,病人自主權教育要先從銀髮長者開始溝通,因為長輩比較容易開口跟子女談這個話題,如果由晚輩開口,可能會比較困難。

 

而每個人也必須去思考:如果你今天躺在床上,打呼吸器,全身長褥瘡,那算是活著嗎?柯文哲市長提出他時常拿來問自己、問學生的問題,「到底生命的意義是什麼?」長期臥病在床、生命只剩下呼吸的意義在哪裡?是否能夠講話、思考、回應的狀態才真正算活著?

 

柯文哲認為這就是《病人自主權利法》真正的目的,讓國人開始去重新思考,怎樣才算是活著?生命的定義是什麼?現在就開始重新去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