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丁守中-《病主法》美好的生命之約

十月 8,2018

台灣已經是高齡化社會,許多人過去、現在、未來都會面臨的難題,就是當長輩的生命即將走到終點,晚輩們要「天人交戰」地替長輩做決定,還是讓老人家自己預先選擇要如何善終?前立法委員丁守中以自己的親身經歷,認為人生都必須走的這條路,應該要預先選擇,然後走得平靜。

 

 

人生都要走的一條路,就是面向死亡的終點,當這一天來臨之前,子女、晚輩會希望把握最後的時光,跟父母、長輩親切地再說說話。但如果是長輩已經插管、氣切,就連「說話」,都成為一種奢求。

 

十分關心銀髮長輩的前立法委員丁守中,也曾經面臨過一個天人交戰的決定。他的岳父晚年飽受巴金森氏症所苦,已經面臨身體慢慢地在關機,後來又發生嚴重的中風,有器官衰竭的現象。親人在代替岳父討論醫療決定時,出現了天平兩端的歧見。

 

一部分家人主張插管、氣切都要做,盡力延長生命;但是丁守中委員的太太及岳母極力反對,認為應該讓老人家好好的走,因為即使插管、急救,頂多只能延長兩三個禮拜至一個月的生命,沒有必要讓他繼續受苦。後來,老人家安詳寧靜地走了,但是丁委員的太太、岳母卻長時間遭到不諒解,幸好後來家人也都慢慢釋懷。

 

這段經歷讓丁守中委員感觸良多,很多銀髮長輩因為中風、器官衰竭臥病在床,事實上能夠延長的時間非常有限。而台灣的臨終病人,臥病的時間要比歐美長很多,額外的加工延長生命,必須投入大量的醫療資源,但效果卻非常有限,徒增病人的痛苦。

 

丁守中委員支持《病人自主權利法》的「預立醫療決定」,鼓勵大家在健康時就預先做好這樣的「生命承諾」,將來即使面對生命末期來臨,也能避免因為插管、氣切,失去跟家人最後還能說說話的可能。他也呼籲大家一起來做「預定醫療決定」,減少自己遭到過度醫療的痛苦,也減少子女晚輩之間的矛盾爭執,讓自己人生都要走的這條路,能夠走得很平靜。

想了解更多《病人自主權利法》請點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