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孫效智-《病主法》為兩千三百萬人打造善終的起點

十月 8,2018

「善終需要計畫,更需要有自覺的規劃。或許我們可以說,必須要先有這樣的自覺,才有可能追求所期待的善終。」台大生命教育研發育成中心孫效智主任,同時也是《病人自主權利法》起草人,希望兩千三百萬人,在生命最後都能有『善終』的機會。

 

 

生病讓病人成為「弱勢」,家屬往往是強勢的一方,此時法律如果不能保障病人權益,病人的尊嚴和身心,都很容易受到傷害。台大生命教育研發育成中心主任孫效智如此詮釋《病人自主權利法》:它跟病人自主、病人尊嚴以及病人如何得到善終有關。

 

而「善終不會自己從天上掉下來。」孫效智說,「善終需要計畫,更需要有自覺的規劃。或許我們可以說,必須要先有這樣的自覺,才有可能追求所期待的善終。」

 

如果沒有事前規劃,當緊急事件突然發生時,會遭遇到哪些狀況呢?可能會被送進急診室五花大綁,接下來是一連串急救措施:心肺復甦術壓斷肋骨、插管、電擊、氣切……人們真的需要、想要這一切嗎?幫助人們預先思考「善終」,就是《病人自主權利法》的初衷。

 

而《病主法》涵蓋許多的面向,包括病人、醫療界以及法界。醫界有許多的醫療團體,光是在「醫師公會聯合會」底下就有二十幾個醫學會,對於「病人自主」議題有不同的臨床經驗,也衍生出各自不同的想法與感受;法界中《民法》、《刑法》等專家學者也提出了種種疑問與意見,孫效智主任表示,在反覆參酌考量、經歷無數的會議與激辯,才統整各界建議,建構出《病人自主權利法》。

 

還有一個關卡:立法委員。孫效智主任說,大部份的立法委員都表達支持:「我可以說,這樣的一份支持,不分藍綠。」因為所有人都必須面對無常。但是「既然支持不分藍綠,那麼反對也不分藍綠。」

 

孫效智主任提及妻子—時任不分區立委的楊玉欣如何與立委溝通,她並不是懷著「拼命對幹」的心情,而是先講義氣──如果這件事會妨礙到別人,那麼就不做了吧!再真誠地去溝通立法的理念。或許這也跟夫妻共同的信仰有關,他們所關心的是事情是否成功、是否能幫助他人,「我們願意做的,是榮神益人之事。」而不是期待著做了之後,能在人前獲得什麼讚美之詞。

 

「這是一場賽跑,我們能做的就是盡力跑完。事成也好,不成也罷,我們就是盡全力的、盡心的跑完,直到不能做的那個終點。」於是《病人自主權利法》於2015年12月18日三讀通過,這場立法的賽跑跑到終點,常言道「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」,試想如果是「兩千三百萬人都能得到『善終』的機會……」

 

孫效智主任認為,《病人自主權利法》的通過,在知與不知、有形與無形之間,都可以幫助更多人。也期待各領域的專業人士,能夠有力量、更積極的去推動相關衛教、社教,讓人民清楚暸解自己可以享受法律帶來的權利,在生命最後的關頭,能夠保有、享有善終的尊嚴。

 

想了解更多《病人自主權利法》請點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