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蔡佩渝-《病主法》開啟兩代人溝通生死的大門

十月 8,2018

面對生死,你是否想過自己的價值觀是什麼?為什麼「醫療自主權」需要被保障?開始思考、勇於溝通吧,過程當中,你可以更了解自己,也可以更了解家人的想法,而彼此的愛與感動,就隱含其中。

 

 

彰化基督教醫院安寧緩和療護科主任蔡佩渝認為,《病人自主權利法》之所以值得每一個人去了解、重視,是因為它讓人開始反思自己的價值觀及醫療自主權。

 

蔡佩渝主任回想起十幾年曾經照顧過一位年邁的癌末病患,家人強烈要求醫療團隊,不得告訴病人實情,即便是已經到最後的階段,醫療團隊認為應該要讓病人暸解自己的病情,但家人仍然堅持拒絕對他透露病情。蔡主任試圖跟他溝通,「如果是你,難道你不想知道嗎?你為什麼不能將心比心?就算是讓他知道他是怎麼死的吧,死也會比較瞑目吧?」

 

一直到最後,家人都是拒絕的。

 

為什麼病人需要清楚瞭解自己的病情?因為「暸解」會為病人帶來心裡的平安,他也能有機會預先做一些調適與準備,但如果自始至終被隱瞞到底,大部分的時間,他會有非常多的疑問:為什麼要接受那麼多治療?為什麼病治不好?

 

一般人覺得老人家對死亡的話題很忌諱,但蔡主任在社區訪視的過程中發現,其實老人家們在聚會中,都會談到這個問題。因為疾病與無常更容易發生在高齡長者身上,但是他們卻少有機會跟孩子們討論,年輕人會覺得父母親為什麼要跟自己討論生死的決定?「呸呸呸,亂講,你怎麼可以講這種事情,你不要多想。」面對死亡,反而是年輕人有諸多忌諱。

 

開啟兩代人溝通對話的大門,是蔡佩渝主任認為《病人自主權利法》最珍貴的部分,不只是保障了醫療自主的權利,且透過「預立醫療照護諮商」的過程,病人、家人、跟醫療團隊有了預先溝通的機會。

 

蔡佩渝主任跟團隊也常在諮商過程中深受感動,他們從病人身上學習到,一個人不管面對疾病的態度是軟弱或是堅強的,他所做的這些決定,背後都隱含著對家人的愛、對自己的愛,甚至對社會大眾的愛。而他生命的歷程與價值觀也會重新被思考、排列組合,什麼是不能割捨的、什麼事不再重要,有時候會讓家人驚呼:「啊?你是這樣想的,我怎麼都不知道?」

 

因此《病人自主權利法》不只是在保障醫療自主的權利,開始溝通,會讓醫療的意義、生命的價值得以展現,也會為醫病雙方帶來更多溫暖與感動。

 

想了解更多《病人自主權利法》請點我